酷播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1|回复: 0

海盗鬼皮书@第24章 “海马”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7-11 11:59:20 |显示全部楼层
我见事已至此,索性得寸进尺,说道:“我现在要和他们说话!”伊登“哈”地笑了一声,嘴巴里迸出四个字:“想都别想。”

  这时,身边那些海盗崽子中,有几个开始围拢上来,我甚至听到了拉枪栓的声音。

  我知道我身处险境,但我倔脾气要么不发作,发作起来连自己都控制不住自己。此时的我虽然手无寸铁,但还是一字一顿地说道:“我现在要和他们说话!”

  “堂”的一声,一颗突击【请不要乱说话,词语被禁止】的子弹不知道从什么方向打过来,就射在我的脚边,打出了火花。

  我右腿本能地一缩,心知这是一个海盗崽子在警告我。但好几天的憋屈,让我这时已经失去了委曲求全的理智,我非但没有让步,反而向伊登走了过去。可我走了没几步,右腿腿弯处就被人从后面狠狠踹了一脚,面朝下就摔在冰冷的地面上。我只觉得鼻子一股剧烈的酸痛,有液体从中流出。抬头一看,甲板上我头着地的地方已经全都是血迹。

  我想站起来,但根本站不起来。有两个海盗崽子从后面把我**,然后狠狠地把我压制在地上。

  “废了他!”“废了他!”许多人说道。

  伊登还没来得及说话,忽然她手上的卫星电话响了起来。她接听电话后,很快用英文与对方开始对话。

  “嗯,对的,我知道……我能搞定……放心……我知道后果……”

  我的头被两个海盗崽子死死按在甲板上,因此看不到伊登打电话时的表情。但我能够听得出来,她的语气似乎有些慌张,并且在尽力给对方一个“一切尽在她掌握”的印象。

  伊登越到后面语速越快,以我的英文水平也渐渐跟不上了。只听出她说了好几次“seahorse”,也就是“海马”。

  就在这时,只听到甲板上“咚咚咚”的脚步声响起,似乎有人在走向伊登。随即我听到了“大狙”的声音。

  “马六甲阮平的船就在附近,他说海马在他手上,现在要和你谈一谈。好像500万美元他们还不大满意。”

  “大狙”的声音比较轻,但还是在平台上的海盗崽子中引起了一阵骚动。

  伊登似乎急于应付手上的这通电话,根本没时间理会这事儿。只听她先说了声:“Sorry,give me a moment(对不起,给我几分钟)。”然后她又小声说道:“班邦,你和阮平那伙人挺熟的吧?你去和他说。钱不够可以加,让他尽快把海马杀掉,老板要看他的人头!”班邦答应了一声,随即脚步声起,应该是他和“大狙”两个人离开这个平台,前往驾驶室,用无线电通讯设备与那个叫阮平的海盗对话。

  班邦和“大狙”刚走,随着身上的压力一松,我迅速爬了起来。只见伊登一边打电话,一边盯着我看。目光中的含义又是调皮,又是挑衅,那意思似乎在说:“大叔,现在放你一码。你还嫩着呢,乖乖的,老老实实的哈!”

  那两个刚才把我压在地上的海盗崽子虽然奉了伊登的命令,不再把我按压在地上,但还是一左一右在我身旁站着,时刻用鄙夷的目光注视着我的一举一动。而其余那些海盗崽子则似乎觉得我这样一个废物点心没兴不起什么风浪,自顾自地抽烟、聊天、吃东西。我心中的挫败感可想而知。

  就在我在那里一个人郁闷之际,一阵直升机旋翼巨大的轰鸣声由远而近地传了过来。平台上的人全都骚动起来,有些人脸上显露出“终于等到了”的兴奋之色,有些人甚至开始嘟囔:“等了这么久!博拉克他们在搞什么鬼。”

  此时,位于我们斜上方的、这艘“斯普鲁恩斯”级军舰的停机坪上的双管白色标灯开始闪烁起来,指引直升机向那里降落。

  不一会儿,那架SH-60海鹰直升机就出现在我们的视线中,下面依然挂着特种绳索,垂吊在绳索上的人随着绳索飘飘荡荡,有如挂在树枝上的诡异果实随风飘动。

  直升机很快就接近了“斯普鲁恩斯”级军舰的尾部,但它并没有向停机坪飞去,而是悬停在我所在的这个平台的右边斜上方,侧面的舱门对准了平台。

  平台上许多海盗崽子们脸上都露出了诧异的表情,一时都呆呆看着这架SH-60海鹰直升机。忽然之间不知道是谁叫了一声:“看啊,直升机下面挂着的好像都是死人!”

  我这才注意到,悬挂在直升机下特种绳索上的六个人的确都已经死了——而且死得很惨,有的脑壳被打掉一半,有的胸口被打烂,有一个不知道是被什么大威力机枪扫射的,居然只剩下了半截身子。

  “博拉克,博拉克人呢!”“挂在下面的那个不是驾驶员吗?”

  直升机平台上开始有点乱了,一股不祥的气氛开始在这群海盗崽子之间蔓延。

  “龟仙人,你自己当心些。”不知道什么时候,伊登已经走到我的身边,柔声对我说道。我扭头,看到她脸上依然是那副似笑非笑,没什么正经的表情。但我忽然觉得,迷彩服下她纤细的身子似乎有一点轻微的抖动,似乎是紧张所导致的。

  我刚想问她是怎么回事,那边SH-60海鹰直升机的舱门忽然打开了,露出门道内轴上安装的那挺勃朗宁0.5英寸机枪。随即这挺机枪对着我所在的平台就开始吐出了火舌。片刻间,整个平台上火星四溅,噪声大作,三、四个海盗崽子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被子弹击中,惨叫着倒在地上。

  与此同时,平台上有一些海盗也猛然开枪,对准自己的同伴射击,刹那间整个平台上一片大乱。

  套用时髦的话说,这剧情反转得是在太快,我根本来不及反应。我楞了足足有半分钟,这才意识到这群海盗又爆发了内讧,似乎有人劫持了直升机发难。而且,平台上的海盗崽子里,也有一部分参加了“叛乱”。联想到刚才有些人时不时对着伊登所投来的一瞥,我更加确信,这群人其实是等着直升机回来就要动手。

  而且我立刻想到,或许发动“叛乱”的是那个海马的同党。

  刹那间,平台上子弹乱飞,呼喝声响成一片。我躲在一个角落里,注意到一些海盗崽子在自己的右臂上绑了一根比较显眼的红色带子,而SH-60海鹰直升机上的勃朗宁机枪专门对着没有这根红色带子的海盗崽子身上招呼。很明显,这些绑红绳的海盗崽子是叛乱方。而没有绑红绳的,都是忠于伊登的人。他们人数占优,但是明显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因此一时间死伤惨重。

  不过半分钟的时间,平台上已经是血肉横飞,躺满了尸体,除了枪声以及正在激战的海盗崽子们的呵斥声,还有伤员的惨叫声不时地传入我的耳朵。平台上无遮无挡,海盗们有的直接站在那里向身边横扫,有的趴在地上用尸体做掩护放冷枪,场面十分混乱。

  不知道是谁扔出了一颗手雷,就在我身前20米左右爆炸,我能听到碎片从我耳边飞过的声音,我自己没事,可在我左后方传来了一声惨叫。回头看时,有个海盗崽子的眼球里深深插入了一块弹片,倒在了地上。似乎这些海盗被提醒了一样,手雷的爆炸声随后到处开始响起,平台上的厮杀也更加残酷、血腥。我亲眼看到两个绑着红带的海盗崽子,对准另一个被直升机上勃朗宁0.5英寸机枪击中,倒在地上痛苦挣扎的海盗崽子射击,将其处决,随即两颗子弹射来,将其中一人的颈动脉打断,鲜血喷出十几米之远。还有两个海盗崽子索性扭打在一起,后来各自都拔出了匕首。

  而这时伊登和那两个原来看押我的海盗崽子,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子弹“嗖嗖嗖”地在我身旁乱窜,我再不怕死,也不愿意在这里被一颗莫名其妙的流弹干掉。于是我匍匐于地,缓缓向平台边缘前进,想乘别人不注意,寻找机会逃离这是非之地。直升机停机坪下的宿舍区建筑比这个平台窄一些,于是在宿舍区两旁留出了两条约一米宽的走廊,可以通到桥楼。此外,直升机平台下的那面墙上还有一个舱门可以通到宿舍区,刚才伊登也是领着我们这几个人从这里到平台上的。

  此刻,我就想从左边的一条走廊逃离。

  但我很快发现,我这个主意是行不通的。绑红带子的叛乱者早就知道这两条走廊和那个舱门的重要性,因此各派了一个人在走廊的入口处守着,并且躲在停机坪下的宿舍区建筑后,不时朝平台上打出冷枪。

  我还在彷徨不知所措之际,突然间脖子一紧,有个人从我旁边掠过时,一把从我身后揪住了我的脖领,随即拖着我向左边那条走廊入口跑去。这人手上劲道之大简直让我匪夷所思,拖着我这个体重80多公斤的人,居然还快步如飞。我拼命挣扎,终于把身体扭转了过来,抬头看到了那个拖我的人,或者说是这个人的左半边脸和身体。

  军舰上灯光的照耀下,我所看到的这个人的长相几乎让我彻底窒息。

  这是一张完全被“融化”的脸,粉红色的疙疙瘩瘩互相粘连,如同干瘪的橘子皮一般,尤其骇人的,是这个人的眼睛,有如一只被抽干了水分的枣子,镶嵌在这张被“融化”的脸皮之间。我也不知道这个人究竟经历了什么,他的脸似乎是被腐蚀性液体融化的,又似乎是惨遭火烧的后果。

  “怪脸人”穿着迷彩服,一边拖着我,一边走向那条走廊。把守走廊的海盗却没有阻拦,径直把他放过。我一刻不停地挣扎,还大声叫道:“你是谁?放开老子……”“怪脸人”忽然停下身来,扭头看向我。刚才我只看到他左半边脸,如今我看到了他的整张脸,心头居然又是一凛,一口唾沫呛到了气管里,我顿时剧烈咳嗽起来。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闭

热门帖子

局域网电影点播VOD系统建立全攻略
讲述局域网(网吧、小区、校园网等)电影点播VOD系统建立的整个流程

查看 »

Archiver|【酷播论坛】

GMT+8, 2018-7-20 10:47 , Processed in 0.041783 second(s), 15 queries .

  软件下载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