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播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回复: 0

海盗鬼皮书之第37章 海上补给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7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伊登继续不紧不慢地说:“对,是我老板下令干掉她的。具体的执行者是‘大狙’。这个女记者就死在你面前,血都迸到你脸上了。她一身红衣服很好看吧?”

  伊登在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露出得意的神情。她一直盯着我的脸,可能是看到我的脸色已经极其不好看,她这才变换了语调:“我也是奉老板的命令。至于我老板为什么这么不希望这件事情曝光,我就不清楚了。”

  顿了一顿,伊登说道:“无论如何,这三张照片只能说明你那些亲人的去世,只是蒙蔽你和一部分人的戏法。他们通过电视屏幕再度出现在你面前并不是什么障眼法。不过,这座监狱本身对你而言并不重要了,因为这些人现在都不在这座监狱里,而是被我的人——准确的说是我老板的人关押在一个秘密地点。根据老板的吩咐,一个月里我就要领着人出发去执行一项任务,需要你的帮忙。如果你能帮我这个忙,事情结束后,你就能见到你的亲人。这一点,我保证。”

  在说最后一句“这一点,我保证”时,我看到一贯嬉皮笑脸的伊登的脸上,居然前所未有地郑重其事。

  我很不甘心。不甘心在莫名其妙的状态下被牵扯进海盗集团里。但我现在几乎没有什么选择。思考了几秒钟,我点点头,问道:“好,就算我信你一回,你们到底要我干什么?”

  伊登看到说服了我,显得十分高兴:“还有一个月,这一个月里,你先接受一些基本的训练,时间一到,你随着我们一起出海,到时候你就知道了。现在我没法说,一来我老板的规矩是行动的细节只能由我一个人全盘掌握;二来这次行动,有些事项还没有确定,我哪怕现在跟你说有关行动的一些事项,到实际要做的时候,70%可能会推倒重来。”

  于是,我也不再多问了。

  我从伊登的舰长室出来时,太阳已经老高。驱逐舰上的海盗崽子们在船上,甚至搭乘救生艇在船的四周仔细搜查,都没有再发现那个怪物,或者说“海马”的踪迹。当天夜晚,科拉松和老周的遗体就被海葬了。

  第二天,这群海盗再次让我打开了眼界。

  那天上午,我一大早就听到海盗们兴奋的欢呼声。来到甲板上,只见海盗崽子,连同海盗船上的后勤技术人员都聚集在甲板上,对着远处天边尽头的一艘船舶欢呼雀跃。

  一开始时我以为,那应该是一艘普通的商船,可能海盗们正要打劫这艘船。但后来我发现不大对劲,因为不但是这艘海盗船在向那艘商船迫近,而且那艘商船也似乎在主动向海盗船迫近。

  随着两艘船只越靠越近,我也逐渐发现了这艘商船的不寻常之处:船上有补给站、补给门架,还有单软管燃油接受站和双软管燃油接受站。

  到最后这艘非同寻常的“商船”来到了海盗船的旁边,与海盗船并排,此时我终于确定,这居然是一艘补给舰。

  很多补给舰的外形本来就与普通商船类似。2012年,西班牙海军一艘名为“帕蒂诺”的综合补给舰在索马里执行反海盗任务,由于其外形和普通商船太像,一伙索马里海盗居然就把它当作商船并且发动攻击。这种“自撞枪口”的行为所导致的下场可想而知。这则当时被传为笑谈的新闻也从一个侧面证明,补给舰经过一些改装,可以冒充普通商船在海上航行。

  补给舰不是战斗舰艇,因此尽管很重要,但所能够引起的关注却比较小。我对补给舰也没有太多的了解,因此这艘补给舰究竟是什么型号的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只能看出,这艘补给舰和这艘“斯普鲁恩斯”驱逐舰——也就是伊登一伙所使用的海盗船一样,被拆除了全部武器装备,照理补给舰上应该至少有重机枪一类的武器,但这艘船上连一挺重机枪完全看不到。

  看样子,这群海盗的幕后老板行事非常小心,或者说缜密。

  接下来,这艘补给舰采用横向补给的方式对海盗船,也就是“斯普鲁恩斯”级驱逐舰进行了油料和物资补给。

  在海上补给作业中,横向补给的难度是最大的,也是最危险的,稍有不慎,就会酿成重大事故,包括两船相撞等等。因此,当最终补给完毕时,我对伊登这个海盗船长真的更加刮目相看了。

  这次补给完毕后,这艘由军舰改造的海盗船又获得了40多天的自持力。

  在这40多天的时间里,海盗崽子们忽然忙碌起来。之前,他们的生活状态都是悠然,甚至颓废的。很多人在自己的宿舍里睡到中午才起来,晚上又酗酒鬼混到很晚才睡。可自从伊登对我说,他们有新的任务要去完成后,这群海盗崽子有如打了鸡血一般,每天一大清早就能听到甲板上的射击声——那是“大狙”在领着他们进行射击训练。下午则是格斗训练,那些在训练中,被“大狙”认为有欠缺的人,晚上都会留下来补练一些项目——伏地挺身(其实就是“俯卧撑”,不过这群在这群海盗崽子之间,“俯卧撑”有另外一个猥琐的含义,读者们应该懂的)、仰卧起坐这些都已经是小意思了,最狠的是“大狙”会把那些他觉得疏忽训练的人、体能情况太差的人,在身体上绑一根缆绳,然后从甲板上推下大海,任那人在海中拼命挣扎几个小时,再拉上来。

  这种训练方式简直是残忍,不过倒也没有因此死人。而且每次进行这种训练时,伊登都会站在舰长室外的甲板平台上,饶有兴致地看着,有时候她甚至还会像个高中拉拉队员那样跳着脚欢呼。

  而我也没能幸免。事实上,就在海盗船完成海上补给的第二天上午,我几乎就陷入了一个地狱——“臭油”,也就是那个被我刺穿手掌的胖子找到了我——伊登让他来对我进行训练。

  我为此去找伊登,伊登的回答是,够资格训练我的,除了“臭油”,就是“大狙”了,让我挑一个。我只得作罢。但我总觉得又被这小妮子摆了一道。

  第一天我就发现自己是落入魔掌了,“臭油”让我托着没有子弹的AK-12对准海盗船船头的旗杆顶端瞄准,自己调整呼吸和心跳,使得枪口能够稳定地对准目标。这个动作僵持了一刻钟我就受不了了,稍微一动立刻被“臭油”踹了一脚。一个上午被他总共踹了二十多脚。

  下午的体能训练更是要命,他让我在整个军舰的主甲板上来回练折返跑。海盗船全场171米,主甲板总也有150米上下,我跑了两个来回就上气不接下气——从初中到大学,无论是1000米跑还是1500米跑,都是我的噩梦。开始工作后更加没有机会运动,因此体能更加萎靡了。跑到后来,我哮喘病都开始发作,但在其他海盗崽子的口哨声中,在伊登“龟仙人加油”的兴奋欢呼声中,我仍然咬着牙跑,可只要跑得稍慢些,“臭油”就会过来踹我。伊登也会在上面大叫:“踹得好!‘臭油’踹死他!”

  跑到最后我嘴唇开始发紫,“臭油”见势不妙,再下去要出人命,这才让我停下。

  那时我趴在舷墙上拼命地喘气,“大狙”忽然走到我身旁,递给我一罐哮喘喷雾器。我刚要说“谢谢”,“大狙”摆摆手,抬抬头,用下巴指了指舰长室,说道:“大厌头,我是巴不得你这种废物早点死掉拉倒,不要再浪费我们粮食的。你不想受苦的话,跟伊登说你是废物,笨蛋,一切就都OK了——其实这也是事实。”说着怪笑两声,扭头走开。我一抬头,却发现伊登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在那里了。

  我咬着牙吸入了哮喘喷雾器中喷出的液剂,“臭油”又开始逼我做伏地挺身和仰卧起坐。深夜回到自己居住的舱室时,浑身肌肉已经处于麻木状态的我居然连筷子都拿不动了,最后连饭都没吃就睡着了。

  第二天天还没亮,我就被“臭油”从甲板室中拖出来练射击姿势。这孙子先前右手被我狠狠扎了一匕首,伤势不轻但似乎并没有影响神经,因此指导我射击时并没有显露出不便。但他训练手段非常之狠,当时我浑身的肌肉已经硬得根本无法舒展地做动作,仍然被他拳打脚踢,甚至用枪逼着练习射击姿势。而且他似乎很享受这个过程,打我时脸上的表情十分兴奋。若不是伊登经常在舰长室外的甲板上盯着,他肯定会对我下死手。

  下午继续长跑、伏地挺身和仰卧起坐。我哮喘再度发作,只能继续使用喷雾器。

  如此接连三天,我开始意识到,我要么死在这条海盗船上,然后和科拉松、老周那群人一样被扔进大海喂鱼,要么咬咬牙,拼命跟上这帮海盗崽子的节奏。

  我忽然想起,不知道我所看的哪本书里,引用过海豹突击队的一句训练格言——The only easy day is yesterday,意思是“安逸的日子昨天就结束了”。

  好吧,既然上了名副其实的“贼船”,The only easy day is yesterday!

  第三天一大早,“臭油”还没来找我,我自己先到甲板上开始长跑,呼吸不顺了就喷哮喘喷雾剂。

  “臭油”找到我时,我已经跑完了1500米。练完射击动作,下午海上风浪渐大,甲板上已经不适合继续训练,“臭油”也想偷个懒,躲在自己的宿舍里睡觉。而我便在自己的甲板室猛练伏地挺身和仰卧起坐。

  总之,接下来的十几天里,我发疯般地带着哮喘喷雾器猛练。有时一天喷雾器要喷四五次之多,到了第20天头上,一罐哮喘喷雾器居然就这样喷完了!

  但这样做的效果也是很明显的,至少到了第20天,我可以不太费力地在甲板上跑1000多米了。一次“臭油”这孙子又找借口踹我,我用手抵住他鞋底一推。在以前,我这一推基本就好像推在柱子上,搞不好自己还会摔一跤,可这一次,居然把他推得身子摇晃了一下。尽管最后这一脚还是被他踹上了,但我分明看到他当时脸上有十分诧异的表情。

  也就在这一天,海盗船又接受了一次海上补给。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闭

热门帖子

局域网电影点播VOD系统建立全攻略
讲述局域网(网吧、小区、校园网等)电影点播VOD系统建立的整个流程

查看 »

Archiver|【酷播论坛】

GMT+8, 2018-6-19 12:35 , Processed in 0.041467 second(s), 15 queries .

  软件下载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