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播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回复: 0

海盗鬼皮书@第20章 金眼狗,来自海盗鬼皮书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5-17 00:24:36 |显示全部楼层
“打顶棚,往上打!”伊登叫道。就在她叫出声的同时,“大狙”也高声喊道:“金眼狗,打死你!打死你!”一边举起AK-12对着小艇顶板开始狂扫。

这情景看得我目瞪口呆,“大狙”刚才给我的感觉是嚣张、满不在乎、冷血,可这时,他居然失态地高声大叫着往小艇顶板射击——我不知道这艘小艇的型号,也不知道小艇的顶板是什么材料制作,如果是子弹打不穿的材料,这就意味着整个小艇内部就成了流弹乱飞的移动棺材!

幸好伴随着枪响,顶板上出现了许多弹孔,月光顺着这些弹孔透了进来。

我看着伊登和“大狙”,想从他们脸上解读到,这几枪是不是足够致命。但我看到,伊登和“大狙”的脸上依然是惊恐——他们丝毫不觉得这几枪能够置对方于死地。

我正犹豫着下一步该怎么办,忽然觉得有两点热乎乎的液体滴在了脖子里,用手一摸,借着外面的路灯灯光一看,居然是殷红的血迹!

我抬头一看,我头顶上的三个弹孔里,正不断地向下滴着鲜血。

“金眼狗!老子打死你!打死你!”“大狙”似乎是被着血液激发起了嗜杀的荷尔蒙,又开始朝着顶板猛烈扫射。

可就在他扣动扳机的那一刹那,一条白惨惨的、却染满了血迹的胳膊,猛地从“大狙”背后的玻璃窗里伸了进来。

就在“大狙”扣动扳机,“堂堂堂堂堂堂”的枪声再度在艇舱里响起的同时,那条纤长的胳膊已经几乎全部探了进来,胳膊顶端的一只几乎没有半点血色的手,“砰”地一把握住了“大狙”的喉咙。

“大狙”兴奋的叫声和粗重的喘息声在刹那间就消失了,连喉咙里的“咕哝”声也没有发出来。他看着我,原本白色的眼白开始泛起了许多血丝,颈骨也开始“咯咯”作响。

伊登大叫:“龟仙人,你快开枪,快开枪啊!”我迟疑地端起了枪,却看到“大狙”背后的玻璃窗外,倒着探下一张惨白的脸来。

就是那个“墨镜”。

他根本没有在看“大狙”,因为“大狙”的颈动脉被他那只手给压闭了,这时已经开始昏迷,脸色也变成了极为怕人的紫红色。“墨镜”在看我,两只眼睛直勾勾在盯着我看。

我几乎窒息了,颤抖着手把AK-12举起来,枪口对准了他。

“嘿,你以为打仗是打鸟吗,轻脚猢狲?”

他这句半生不熟的象山话一出口,我顿时就愣住了。

最遥远的回忆被勾了起来。

这辈子居然还能听见这句话,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面前这个男人是谁?他到底是谁?

我看着他,想把他这张脸与记忆中的那张我无比珍视的脸联系起来,但做不到,根本做不到,这两张脸绝对没有任何相似的地方,绝对没有!

我睁大眼睛,呆呆看着他,心里暗道:“不会是他,绝对不会!绝对不会!不会的!”但无论如何,手上的AK-12的扳机是扣动不了。

那张从小艇顶板倒挂下来的脸笑了,看到这张惨白的脸上所浮现的这种笑容,我忍不住浑身剧烈颤抖起来。

为什么笑得会这么像?

“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我这句话刚说完,只听一阵“啪啪啪啪”的声音,大量子弹从“墨镜”后面的天空,以斜45度角的方向打了进来。

刹那之间,小艇的艇舱里一片狼藉。子弹射入时击碎的玻璃碴子和坐垫里的海绵在整个艇舱里飞溅着,就好像原本清澈的一缸水被突然激起的、缸底的淤泥搅得一片浑浊。

“墨镜”的反应速度十分惊人,在短短一秒钟里,他就放开了昏迷不醒的“大狙”,整个人又缩回了小艇顶板——如果他晚半分钟撒手,“大狙”估计就要被活活掐死在艇舱里了。

空中射来的子弹并没有停歇,而是继续向艇舱里射击。我吃惊地看到,半空中向小艇射击的居然就是那个“飞翔啤酒桶”无人机。此刻它正悬挂在小艇外的斜上方,身上的指示灯不停地放着红光,那样子真有如传说中诡异的UFO飞碟一样。

前面的伊登猛地发动,小艇飞快地转向、奔驰。她此刻为了躲避子弹和艇舱里四下飞扬的杂物,头发披散,也有些狼狈。左手握着方向盘,右手用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大叫:“喂,你发昏啦!我让你杀掉‘金眼狗’,你对着艇舱里射击干吗!”

伊登对着释放“飞向啤酒桶”的人这一阵大吼果然起了作用,“飞翔啤酒桶”立刻停止了射击。小艇的速度却没有减,她对我喊道:“对顶上射击,杀了刚才那个坏人,不然咱们都得死!”

我却根本没有理会她在说些什么,因为我觉得“飞翔啤酒桶”在空中调整姿势,而且并不是对着顶板“墨镜”所在的地方调转枪口,而是将枪口指向的方向压低。

一声轻响,“墨镜”从小艇的顶板跳了下去,落入水中。

我扭过头去,透过玻璃窗看到,“墨镜”入水的地方留下泛起一条红色的血迹。随即,我看到他的脑袋又探出了水面,冷冷地看着我。他此刻的脸色更为惨白,而且身边不时泛起红色的血迹。

就在这时,“啪啪啪啪”的射击声又从半空中传了过来。

这一次,“飞翔啤酒桶”的机枪直接对准了伊登射击。伊登早已发觉不妙,一跃而出,也从窗子跳入了水中。但驾驶台上各类仪器,包括小艇的船舵都被打坏。高速行进的小艇立刻失去了控制,翻转着向前急飞而出。

我在小艇里只觉得天旋地转,有如被投入洗衣机滚筒的一条鱼,全身不停地撞上艇舱里的钢板、座椅,似乎还听到了骨头爆裂的声音。此时我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我要死了!我不想死!”在几秒钟里,对于死亡的剧烈恐惧攫住了我的心。我想要维持住自己身体的平衡,我惊恐地叫喊,但这一切都无济于事。最后,我的脑袋重重砸在什么东西上,顿时晕了过去。

迷迷糊糊中,我只觉得似乎有谁把我拉上了另一艘小艇,然后这艘小艇在海上狂行,后面还传来枪声。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因为我彻底失去了知觉。

明媚的阳光暖暖地照射在我的身上,让我在苏醒时感受到一丝快意。

我睁开眼睛时,意识到自己还活着,想到昏迷前的场景,心里居然是一阵劫后余生的狂喜。

四周似乎是钢铁铸件构成的甲板室,也就是船舶中甲板以上的各种围弊建筑,玻璃上沾着水迹。耳朵里传来船舶马达运转的有节奏的声音,身体也随着船体在海面上颠簸。我奋力起来,发现自己其实是躺在一个船舶甲板室中的床铺上。

“醒了吗?大厌头?”

我扭头一看,“大狙”就在我的对面,他背靠在墙壁上,还是那身灰色运动服,头上和左肩包裹着纱布,左臂被纱布吊挂在头颈上,嘴巴里叼着一根点燃的香烟,似笑非笑地看着我,目光里全都是轻蔑的意思。

我本来想问他这是在哪里,我们的小艇倾覆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看到他这幅神情,我突然觉得十分不爽,索性扭过头看窗外,不再理他。

窗外是一片碧蓝的海水,看不到陆地,也见不到岛屿,只有船舶在水面上划出的白色浪花向两旁飞溅。

他们要到哪里去?是转向另一片陆地,还是要往大洋的深处?伊登这些人应该是海盗无疑了,难道他们要去海盗的老巢,如果是这样,那他们的老巢又在哪里呢?

忽然间,我发现我所看的那扇窗子有些异样,尤其是左下角的污渍。我定睛仔细一看,那居然是一小点血迹。

色泽还算殷红,似乎是刚刚喷溅、凝固上去不久的。

我心头一紧,连忙抬头四顾。发现这个船舱很干净,墙壁、地板上都有被清洗过的痕迹。

这里杀过人吗?这艘船是海盗杀人之后劫持的船只?

我觉得背上隐隐有冷汗冒了出来,如果真是“凶船”,我在这艘“凶船”上呆了多少时间了?

我正在心神不宁,“大狙”忽然把一样东西扔了过来,正好砸在我的额头上:“看看啦!比你想象的都要刺激啦!”

那样东西很小,也不重,但“大狙”的手劲太大,因此还是把我的额头砸得生疼。我不由得勃然大怒,想要发作,却又忍住了。我低头一看那样东西,起先觉得白乎乎的看不清是什么。但等我看清楚之后,不由得心头大骇。

那是一小截惨白的断指,还带着指甲,断口处比较光滑,似乎是被人用刀直接砍下来的。我触电般地将断指扔在了地上。

我想,我内心的惊骇反应在脸上,就是脸色惨白。因为“大狙”似乎看出来了,他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一对龅牙几乎全都露了出来。他似乎在嘲笑我少见多怪。

我恶狠狠地瞪着他,他却满不在乎地,挑衅似地看着我:“大厌头,想打架么?”

就在这时,甲板室的门被人“砰”地打开。进来另一个穿着迷彩服的少年。这人和“大狙”差不多年纪,身形也比较瘦小,一身迷彩服穿在他身上松松垮垮。

他进来,说了句我听不懂的话,然后就出去了。

“大狙”对我说:“伊登在下面等着我们,准备坐自森机(直升机)上军舰了。”说着,他站起来钻出了甲板室。

我也走了出去。刚才在甲板室里,都是“大狙”抽出来的二手烟,让我觉得十分憋闷,如今出了甲板室,被海风一吹,立刻感到神清气爽。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闭

热门帖子

酷播资源站
酷播资源站点地址共享

查看 »

Archiver|【酷播论坛】

GMT+8, 2018-5-27 07:28 , Processed in 0.061360 second(s), 15 queries .

  软件下载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